科技创新
科技创新 您现在的位置: 一号站娱乐 > 科技创新

唐秉辉>悼仁医洪启仁

  加入日期:2019-02-12 17:55    点击量:6306
一号站娱乐的报道:

美善的灵永垂不朽 悼仁医洪启仁教授

惊闻洪启仁教授顷于上月四日返回我们天父的慈怀中,令仍在地上的我们唏嘘不已。

“美善的灵”这一用法,可见于罗马书中的第一章第四节,系属希伯来式的语法,在罗马书第一章第四节以后的其他关于“圣灵”的语法,使徒保罗则采用希腊文式的用法。

用“美善的灵”来悼念仁医洪启仁教授似乎很是适合的。

初次与洪教授相识大概是在1995年左右 当时是因为由于已逝的张锦文先生绍介, 因为后者的办公室正在新光医院内, 而当时洪教授正任该医院的创办及首任院长 笔者犹记当时教授匆匆忙忙地赶回院长办公室, 态度非常诚恳的向正在等候中的访客–笔者本人来道歉曰:“非常抱歉,让你久等了,我刚刚从台大医院的外科门诊中赶回来….”。在那时笔者想到马丁路德,他曾说过 : 所有的身分皆由上帝呼召,常常,医生看过太多病苦,要不是成为人道主义者,心中对人充满悲悯;要不就是抬头垂眼,不耐烦的看人,因为所见的都是有求于他的病患,不断听到诉苦抱怨,仁医只能每1个病人给30秒、1分钟,听完就下命令,开药,不 浪费时间。就效果来说,也确实如此,听再多也不会对病情有太多帮助。

后来才知道原来洪教授就是前一种情形。因为他一直是成为人道主义者,心中对人充满悲悯,生死一线,太多同情,想到以前的诗人郑板桥说得好: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,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”洪教授就带著一种悲悯之心,倾听疾苦声,能来为寻常百姓谋福祉。

其实,在1995年左右, 那时笔者并未浪费任何额外的等候洪教授的时间, 因为正在浏览自己随身携带的文件中! 他柔和的道歉声就把笔者唤起,同时不禁往手表上一瞥,发现延误了8分钟而已,这是我们的初识,也是惟一一次的机缘。洪教授给笔者留下非常好的印象,非常可惜的是如今不再有机会身受教授的身教、言教,只能各自来共同执著基督,奔走向标杆!

在开始初次的言谈中,发现很难得于洪教授的偶然的英语发音中,很少夹杂著日本腔英语的样式!  后来才知道原来洪教授在其高中时代就对英语会话很专致, 于课外又与外国宣教士补习之!

在只有一次的言谈中,我们讨论到以下:

我们都有同样的出国经验,都到同一个医学中心,有同样的甘苦经历,原来洪教授在其研究时期是在纽约市里最大的市立医院,名叫Belelue医学中心深造,在那个时代, Bellevue医学中心是属于哥伦比亚大学,康乃尔大学和私立纽约大学3所大学医学院–他们都一起在合作和在竞争,在笔者在Bellevue医学中心的时期,BELLEVUE医学中心刚刚成为纽约大学医院的附属中心,直到后来哥伦比亚大学成为笔者的研究所毕业学校,因此,我们两个有许多共同的学系,我们都是外科,很高兴能TAIWAN​​​​国​见到他!

美善的灵永垂不朽!

相信大部分的人都同意,生活中所面对的事物不可能都完美无瑕,总是好坏参半。

亲爱的兄弟姐妹啊,不要效法恶,只要效法善。行善的属乎上帝,行恶的未曾见过上帝。约翰三书1章11节